笔趣ABC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九十九章 九境能耐
从被林朔制服后扔到车里,到现在察觉到多佛恶魔幻境的降临,云秀儿前后不过经历了两分钟左右。
这两分钟内,云秀儿在心境上不亚于经历了一次生死。
两分钟之前,在面对破雾而出,欺近到自己身前三尺的林朔时,云秀儿一度极为自信。
因为身上的云家传承,她知道来者是林朔,不是多佛恶魔。
她跟林朔之间,要是隔着远了,她也许会忌惮一下林朔背上的追爷。
这把反曲弓威力大射程远,既便是自己的先生苗光启,都不敢正面硬接,何况是她云秀儿。
可如果是三尺之内,云秀儿自问有无数种办法让林朔难堪。
可却结果是,云秀儿还没从这无数种办法中挑选出一种来,林朔已经伸手一揽腰,把她夹在腋下弄走了。
太快了!
从迷雾中破障而出,到动手把自己夹在腋下,云秀儿只觉得眼前一晃,念头刚起来,人就已经不能动弹了。
使劲儿,力气石沉大海。
用云家炼神传承反制,对方无动于衷。
还没想出招儿为自己解围,人已经被林朔扔车里了。
摔进苗成云的怀里的那一瞬间,云秀儿整个人是木的。
为什么会差这么多?
明明十年前,这人还是我手下败将。
如今自己居然在他面前,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一旦回过神来,跟苗成云的目光一对,她心里生出莫大悲意来,只觉得万念俱灰,恨不得一死了之。
好在这个时候,贺永昌的话到了。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
云秀儿想起来了,这是在狩猎。
自己是个云家传人,也是苗成云的学生,但归根结底是个猎人,是一个出生自猎门祖庭云家、受教于当今猎门第一高手的传承猎人。
一时胜负确实不重要,可她跟林朔之间的胜负,其实很重要。
可是这个时候,身边正在发生的事情,最重要。
林朔站在车顶,独自一人为大家保驾护航,自己也不能闲着。
毕竟,自己是这群人中唯一可以看破多佛恶魔幻境的人。
刚想通这点没多久,那种难受的感觉就又来了。
眼前的景象又开始跳帧。
这种情况云秀儿不陌生,多佛恶魔就在附近,而且已经盯上自己这车人了。
云家炼神九境传承,是这世间最隐涩艰深的传承。
近三百年来最出色传承猎人云悦心,在她失踪之前,也不过修到九寸五境。
而她早在二十岁修到九寸三境的时候,就早已力压群雄,成为当时猎门的第一高手。
同样是远超猎门当代其他人的天之骄子,林乐山和苗光启两人,在她面前也自叹不如。
以云家三境稳压世间所有的九境,这位小姨的绝代风采,云秀儿内心深处是无比向往的。
她自知天赋不如小姨,今年二十七岁了,六年前顿悟破一境,五年时间才慢慢爬到第二境。
跟小姨当年十八岁顿悟直接破二境,不出三个月再次顿悟破三境的天赋相比,实在是莹莹之火与皓月争辉,自惭形秽罢了。
不过即便自己仅仅是九寸二境,那也是近三百年来的云家第二人。
被林朔瞬间制服,并不意味着自己就是个废物。
云家九境传承一境:三尺定魂。
云家九境传承二境:真言化实。
云秀儿齿间一错,舌尖一口心血再次从旧伤口中溢出。
剧烈的疼痛让她强打起了精神,眼中流光溢彩,唇齿一张,真言脱口而出:
“止笙磬撤豆笾,廓无响窅入玄。主在室神在天,情馀慕礼罔愆……”
“圣谟九德真言五千,庆集昌胄符开帝先。高文杖钺克配彼天,三宗握镜六合涣然……”
“退居江水郁起丹陵,礼物还旧朝章中兴。龙图友及骏命恭膺,鸣球香瓒大糦是承……”
云家真言,并无固定章法,效果也不尽相同。
口中真言只是一种承载方式,心中神念才决定显现结果。
云秀儿听先生说,当年小姨在秦岭,曾施展过的一段真言,那是一阙宋词,柳永的西江月,《凤额绣帘高卷》。
当时这首词念出来,据说小姨身前整片山谷百花齐放、彩蝶纷飞。
先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对她难以自拔了。
云秀儿这段真言,叫做《唐享太庙乐章》,她想借太庙皇气,镇压世间邪魔。
至于有没有效果,不知道,念了再说。
云秀儿的先生是世上最杰出的生物学家之一,她本身也是个生物学硕士,从小就接受科学理念的灌输。
可云家传承,仿佛是世间另一套规则。
用科学的方式去求证,云家传承只有因为和所以,中间的论证推导过程是没有的。
因为,境界到了二境,心念附在了真言上,一口心血含着念出去。
所以,就有效果了。
为什么,不清楚。
或者说,以如今的科学理论水平,根本无法揣测云家传承到底是什么东西。
如今诞生不过一百多年的科学,在云家传承面前,还是个孩子,而且还是别人家的孩子。
云家传承自己的孩子,就是如今猎门家族的各家传承。
这是云秀儿第二次施展云家真言。
第一次施展,是在去年,她刚突破二境的时候,想让先生鬓角的白发少一些。
真言念了,也成功了。
所以直到现在,苗光启的鬓角还秃着,长不出头发来。
而云秀儿自己,则大病三个月,以先生的医术都毫无办法,直到去年夏天才缓过来。
在沙尘暴的那次幻境中,云秀儿只用了云家传承一境中的“三尺定魂”,三尺之内,定住身边三个人,免得他们帮倒忙。
不是不想用“真言化实”,而是因为云家二境的这个能耐,代价巨大。
而此时此刻,车里人这么多,“三尺定魂”的代价同样巨大,那还不如“真言化实”,让他们看清眼前的真相。
这样以来,他们也能发挥作为猎人的作用。
很快,“真言化实”的效果来了。
在云秀儿眼中,周围的雾气依然很浓,但比起之前,还是稍稍淡了一些。
而就在这片浓雾中,车子左右两边,若隐若现地,各有一个身影在奔跑着,跟车子的速度同步。
这两个身影的大小,跟一头成年老虎差不多,比这辆车子小一号,这种体型在猛兽异种里不算大。
覆盖在这两头东西身上的玄色甲壳,时不时在浓雾中露出一点端倪,但具体长什么样看不清。
不过云秀儿之前在幻境见过多佛恶魔的模样,所以她认出来了。
她的心一下就沉到谷底。
两头。
至少两头。
在她身边坐着的苗成云这会儿晃了晃脑袋,也看了看左右两边,神色也一下子凝重起来,嘴里说道:“秀儿姐,你是不是用真言了?”
“嗯。”云秀儿脸色惨白,应了一声。
“好,贺家主,随我上去,我们助林朔一臂之力。”苗成云沉声说道。
“别去添乱。”贺永昌却说道,“魁首让我们在这里,那我们就在这里,要是需要我们上去帮忙,他自己会说的。”
苗成云眉头一皱,正要说什么,却只听苗雪萍说道:“目前魁首在车顶,车内我苗雪萍辈分最高,这里我先接管。
贺永昌说得不错,车顶的事情,我们不用替魁首操心,更不能让他分心。
云秀儿,你刚才很不错,看你脸色应该损耗很大,先休息。
苗成云、贺永昌,目前车厢里近身你们俩最强,你们一左一右,防住这两头畜生。
成云你盯住左边这头,千万不要大意,车子的外壳在这东西的爪牙之下,不会比纸糊的强多少。
苗小仙、金问兰、狄兰,你们三个保护好司机。
金问兰和狄兰你们俩换个位置,如果司机阵亡,狄兰接手车辆驾驶。
苏念秋,抓紧时间给这辆车布置一个画牢,同时听一下,外面到底有几头畜生。”
苗雪萍几个指令快而不乱,车里似是一下子找到主心骨了,众人很快冷静下来。
其中最忙碌的,是Anne。
画牢是苏家三大绝技之一,同时也是苏家不传之秘。
但到底是九境之下的基础技法,对现在在场的猎人们而言,自然都是知道的。
而画牢之所以能成为苏家三大绝技之一,并不是本身多厉害,而是因为这是苏家猎人一系列绝技的基础。
有了“画牢”,才有进一步的“大切割”,甚至才有“指尖神通”、“十面埋伏”、“天罗地网”等这些苏家传承九境的手段。
这会儿在苗雪萍的指令下,Anne施展的画牢,自然是带着苏家九境传承加持的。
和云家传承一样,其他家族的九境传承,每加一境,不管传承的描述多么云山雾罩、修炼方法又多么稀奇古怪,都会有一个标志性的能耐。
各家传承猎人到了这一境,就会掌握这个标志性的能耐。
苏家也是如此。
苏家九境传承一境:柔骨天成。
苏家九境传承二境:指尖神通。
如今Anne作为一名苏家九寸二境的传承猎人,在这车厢里施展画牢的手段,真是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六**悍马,原本车厢内部的空间很宽敞,但架不住这会儿坐着的人多。
这会儿连司机坐了九个人,活动空间其实就很狭窄了。
苏家的“画牢”必须布置在车厢空间的外围,而且不能有疏漏的地方,要是换做半年前的Anne,这事儿短时间拿不下来。
而这个时候,车厢里的除了专心开车的魏行山,其他七个乘客,都见识到了什么叫“柔骨天成”,什么又叫“指尖神通”。
Anne整个人就跟一条鱼在水里似的,在车厢上下左右任意穿梭。
不仅速度奇快,而且全身柔若无骨,各种挑战人类柔韧性极限的动作,那真是信手拈来。
而她手上的动作,人眼已经完全捕捉不到了。
最多也就三秒钟左右,Anne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整个车厢内部空间,紧紧贴着车体框架,“画牢”布置完成。
只见Anne左手贴着车厢内壁,说道:“这个画牢我打得都是活扣,如果你们要进出,我瞬间就能撤去,不用担心误伤。”
说完这番话,Anne顿了顿,又沉声说道:“我目前听出来的多佛恶魔,有六头。”
“多少?”魏行山差点把手里的方向盘扔了,这汉子怀疑自己听错了。
果然错了。
“现在是七头了。”Anne补充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