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妤给的时间是红袖他们,此时也是为了防止山上的人偷袭,他们在密林里并且吸了火把,只在一处孤立的山壁前点着火把,这里苏妤安全的很,望着山崖之上并看不清,只能等着对方有动静。

????可是就在这边等着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武玉还是韩笑那边,大概是手上的人多了,终于把他们圈成了一处,于是滚地雷声隆隆,夜间在天空绽放起红色的闪亮火花,看不到那也是听得到。

????也就是在山间的另一侧,有人正在往这边赶。

????此人黑夜里迈着修长的腿,走起来的姿势虽然急切,可是嘴角却挂着笑。

????“国主发动了火枪队,侯爷,你在国主的心中地位果然不一般。”

????说话的是一个小将。

????“那是,没有出生入死的情谊叫什么情谊?”这人沾沾自喜,“名路,有时间再说说我和她的事情,别讲的含糊不清的。”

????名路憨憨的一笑,“那你和国主以前的事情,你也没和奴才讲啊,说给你听的自然不全。”

????大长腿回眸瞪了他一下,曾经一度痴迷于自家公子的容颜,此时感觉到眼睛里泛着的都是星星。

????他一笑,“实话么,实话又不好听了,可我是你中心的奴才,就得实话实说。”

????“我瞪你不是这个原因,你现在不是国主的侍卫吗?怎么还一口一个奴才的?属下,属下不会说吗?”

????明路道:“这不是加深您的印象,好早点记起我。”

????“得了吧,那个爱穿绿衣服的女子,信誓旦旦的说自己师傅是神医,可是现在见了我也不提了,明显是恢复不了记忆。”

????这人伤神的说了两嘴,名路就想劝解,哪知道人家能自我开解。呵呵一笑的道:“没有了记忆又如何?看看,前面炮火连天的,一定是以为我遇到了危难,救我来了。”

????明路看着他,“难道侯爷你不是遇到危难了吗?”

????“当然不是了,他们人太多,我们打不过,所以我们就跑了。”萧景说的理所当然。

????“那为什么侯爷又回来?”

????萧景嘿嘿一笑,“因为你家爷想到了擒贼先擒王,毕竟去救那个凤志也没找到,总不能两手空空去见她吧!”

????“可是侯爷也说了,他们人多。”

????“那是因为有你们。”萧景又回头看了看他们,“不让你们跟着非得跟着,小命丢了,可别上阎王爷那告我的状,爷可不是带你们去送死。”

????“您是自己要去送死,我们的跟着,要不不放心。”明路跟着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呢?再说踢你远远的。”

????名路马上投降,并且看着飞奔而回的影子道:“侯爷,孙山回来了,这是试探听到什么消息?”

????来人正是和萧景出生入死的孙山,实际上几个人跟他锲而不舍,真的是因为彼此都有出生入死的情谊。

????“侯爷,刚刚我探听清楚了,伍蝶是这帮人现在的主要首脑,那个被你杀死的杨二公子不是。”

????“这个我知道,要不然也不能去而复返。”

????萧景杀了那个对自己紧追不舍的人,才明白什么叫树倒胡孙散。于是跑了的人反了回来,目的就是让他们再散一回。

????不然散了的会重新凝聚,而他冒了一次险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现在这个女子在哪?”

????“就在南边的天险那,好像是和国主派来的人碰上了,而且分了多少波?具体的属下没探听清楚,先来回禀侯爷,伍蝶的下落。”

????“没事,不用再跑了,有了这个人的下落,比什么都有用。”

????萧景说完似乎才意识道:“女子?”

????“嗯,是个女子。”

????萧景犹豫了一小会,“女子又如何,兴风作浪的造反,必须严惩。”

????说完率领着这些人往南山方向里走,就是说的那个天险。

????“侯爷,他们至少有两万多人,我们进不了身。”

????萧景回头道,“能紧身的只我一个,你们协助我就好。”

????明路听着危险,“爷,你到底有什么计划,说出来大家一起做。”

????明路显然是担忧的很,说说话的时候都带着哭腔,明显是害怕他家爷犯傻,丢了性命怎么办?

????萧景看着他那表情,没有火把的照耀下,两只眼睛如同明灯,弹了对方一个脑门,道:“你傻吗?一起是协作,我只需要进身抓人,而不是杀了那个人。不然我们怎么全然而退?”

????明路悬着的心放下,后边跟着的人也放下了心。

????他家侯爷果然是失忆,不是傻。

????几个人都是功夫了得之辈,在最初被杨天朔看到的时候,车轮战就想弄死他们。

????可是想法和现实总是有区别的,萧景他们如同入了无人之境,割韭菜一般的伤人性命。

????眼看着自己手下的人不顶用,急忙调配了弓箭手,这才迫使着对方逃。结果他是紧追不舍,因为小的这个人的重要性,就想活捉了这个人,却没想到贪心不足足蛇吞象,最后蛇被打了七寸,明明眼睁睁看着那支箭奔着萧景去,就在要射到对方的后脑勺时,对方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反手抓住,在奔跑的时候速度都没减下来,就直接本身射回,速度快的出人意料。

????杨天朔死里逃生的跑出来,甚至还觉得肩扛一定的使命,只要是杀了这个人,宫里的那位就少了帮助。

????他远在边塞的哥哥,本来就做好了一切运作,到时候来个里应外合。

????却没想到所有的一切只是想象的好,在他闭上眼睛的那刻,他看到了逃散的人,没有一个人到他身边,扶他回去就医。

????可能这个时候只认为自己受伤了,没有看到那一箭已经将他贯穿,就在心脏的部位过去了,那是大楼神仙也救不了的位置。

????身体倒下的那颗鲜血四溅,他也未能闭上眼睛,只有头颅在别人的手里晃着,还成了别人邀功的东西。

????但是很快这颗头颅被嫌弃的抛弃,致使他死无全尸。

????他死得有些不安心,因为杨家最安分的就是他了,可是进了宫都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