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最佳上门女婿 > 第八百五十九章 不知死活
?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长裤,一双锃亮的皮鞋。

这就是凌先生的打扮,就好像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一样,皮肤有些黝黑,身材匀称,面向普通。

看起来三十出头,只是脑门有些稀疏秃顶的危险趋势。

除此之外,从外观上来看,这个人简直没有一点有让人瞩目的地方。

但偏偏,他的身上出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

真气!是的,这个人有真气,而且相当不弱,如果要精准评价的话,大概相当于后天中阶。

当然了,对于林涛这样一个展露出实力半步宗师的强者而言,这种后天中阶,真要实力爆发,不说一巴掌拍死一个。

十招之内打的他濒临垂死,这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种实力,顶多让林涛稍稍惊讶一点罢了。

但是让林涛感觉无限懊恼与惊恐的是,这个人身上的气息,几乎与金觉纶的跟班姜龙一模一样。

强盛外放,却又虚浮不定。

真,真气丹?

!这是一个真气丹塑造出来的真气强者?

心中一阵卧槽的林涛现在是真的蒙圈了。

打,还是不打?

林涛屏息凝神,大脑快速的转动起来。

但刘启富哪会给他时间?

在看到林涛那丰富错愕的表情变化之后,几乎狂喜不止的刘启富感慨自己这一次幸好明智,怀着有备无患的心思,带来了凌先生。

这一下,他倒是要看林涛怎么死。

“就是他,伤残不计,只要留他一条狗命就行。”

深知凌先生身手可怕的刘启富一边说着,一边强忍小腿疼痛,几乎踉踉跄跄的快速向一旁跑去。

凌先生多么可怕?

亲眼见识过的刘启富可是知道,一旦动手,那寻常普通人碰到,非死即残,自然是要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你,很强!”

结果他刚跑到一半,便听到凌先生开口。

连忙转头一看,只见凌先生正目光炯炯的盯着林涛,评价道:“你给我的感觉非常危险,只是有些可惜了,在你身上,我感受不到真气。”

“真气么?”

眼神动了动,林涛抬起头望向凌先生。

但这凌先生根本不与他磨叽。

更没有之前姜龙那种炫耀心态。

几乎在短短两秒之内,虚浮不定的真气,便攀升到了一个近乎于极限的状态,继而,脚尖轻点地面。

整个人身体宛如离弦之箭,划出一道模糊的残影,直冲自己而来。

“是个好苗子,可惜了。”

听着凌先生对于自己的赞赏,林涛面色微微一怔。

还有机会。

实际到现在为止,他还是有机会逃跑的。

但可惜了,对刘启富两个保镖的出手,普通人看了,自然只能看到错愕,在发出一句卧槽的感叹。

但在行家眼中,自己的身份能保密多久?

林涛心知自己准备不够充分,自己还需要很多时间,这样交手太仓促。

但他不想放过这个来之不易的线索。

“死!”

眼中寒芒乍现。

面对蹿射而来的凌先生,在这最后关头,林涛终于做出了一个疯狂而胆大的冒险举动。

几乎就在这一瞬间。

轰隆一声滚雷般的梦想,骤然炸开。

那是只有凌先生和林涛这样的真气强者,才能感受到的异样与特殊力量。

真气。

只是不同于凌先生那种充满危险,却宛如涓涓细流一样的真气,林涛的真气没有丝毫危险性,却宛如大洋深处风暴卷起的几十米海浪一样。

带着近乎让人绝望的压迫窒息感,骤然爆发,席卷,充斥夜场之内的每一个角落里。

“什么?”

原本底气十足,带着果决,想要直接在几招之内解决林涛的凌先生。

面对这样的异变,直接大脑当机。

这就好像,原本你抬起脚,信心十足的想要踩死一只蚂蚁。

然后就在刹那间,这个蚂蚁仿佛气球一样,直接变成了一个史前霸王龙,居高临下,用冰冷的眸子,戏谑的盯着你。

“卧槽尼大爷……”这是绝望之中,凌先生对于刘启富的怒骂。

当然,这个时候,怒骂或者怪罪与谁已经毫无意义。

此时的凌先生,只有一个念头,跑,头也不回,有多远跑多远,死亡的阴影笼罩之下,没有谁还能安然若素的保持镇定。

只是,还来得及吗?

啪!伸手抓住旁边的栏杆借力,林涛整个身体宛如出膛炮弹一样,直接迎面冲向调头就跑的凌先生。

喀嚓!瘆人的骨裂声响之中,凌先生明智的选择用双手来抵挡林涛。

但速度太快,所带来的的动能也越发可怕。

几乎就在这同一时间,双臂虽然毫无悬念的多断裂了,但凌先生却借着这种冲击力,直接借势让自己的逃跑速度更快。

“跑得了吗?”

面对这种徒劳无功的愚蠢举动。

林涛身形以违反物理规律的方式,直接来了一个急刹车,转向,然后探出一掌拍在了双臂断裂的凌先生胸口。

嘭!闷响之中。

凌先生身体不可扭转的直接一头狠狠撞在墙壁上。

没有吐血,没有哀嚎,更没有求饶,直接脑袋耷拉着,宛如一滩软泥一样,滑落地面,不知死活。

其实他没有这么菜。

但真气修炼怎么可能有捷径可走?

那么虚浮的真气,越是把真气调动到极限,遭遇高手之后的反噬效应,越是被放大。

相反,如果不拼尽全力的话,怕是伤势还没有这么重。

但是仅用两招,便把一位后天中阶打的半死不活,林涛却没有一点自豪得意的心思。

相反,在瞥了一眼远处那刘启富近乎呆滞的傻眼目光后。

一种慌乱与焦急,几乎填充占据了林涛内心的每一个角落。

深吸一口气,收敛一下自己的真气,林涛连忙掏出手机,拨通了光头虎的电话。

第一次被挂断。

第二次被挂断。

第三次,电话终于接通了。

不过声筒那边却传来了粗重的喘息,还有女人的娇呼:“你在干什么?”

“林,林先生,我……”这个混蛋,果然不靠谱,大白天就在玩女人。

林涛心中这个气啊:“别解释了,赶紧穿衣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