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大周王侯 > 第一三六一章 大义灭亲
????城楼之上,辽国南院大王韩德遂面色铁青的站在垛口之侧,目光凶狠的看着城下的攻城方队。数日前得到涿州被大周兵马攻克的消息后,韩德遂先是震惊和愤怒,大骂大周人卑鄙小人,反复无常,居然又撕毁了协议。但很快,他便觉得事有蹊跷。
????冷静下来之后,他立刻派人前往了解情形。很快,他便明白了,这只是霸州城中的一小股大周兵马的私自行动。原因很简单,攻涿州的兵马数量并不多,大周其他边镇兵马并没有一同进攻。而且大周运送和议赔偿的物资车队也照常进入辽境。这一切都说明,那是一小股大周反叛兵马所为。他们的目的也和明显,便是要破坏和议,挑起事端。
????韩德遂将消息禀报给耶律宗元,很快耶律宗元便通过飞禽信使送回指示,要韩德遂全权负责此事,派出使者去大周问询缘由,责成大周立刻解决叛军之事。韩德遂立刻照办,派出使者前往汴梁去向大周朝廷兴师问罪,问明情形并且采取措施。
????韩德遂本以为,这一小股大周叛军夺下涿州城之后便只敢龟缩于城中。韩德遂并不多打算派兵去进攻,这种事当然是让大周朝廷自己动用兵马,让他们自己清理叛军最好。以自己目前手头的兵马,为了一时的愤怒去派兵攻城,损失的反而是自己人。也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大周自己派人去剿灭这股叛逆,死伤的都是他们大周的人,这才是最佳的处置办法。韩德遂也相信,那一小股叛军是不敢有什么其他的异动的,毕竟他们只有三万人,攻克涿州已经是他们最大的成就了。
????然而,韩德遂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只兵马居然很快便往北挺进,渡过了桑干河往自己所在的析津府而来。韩德遂真的怒了,这帮家伙简直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莫非他们以为凭着那三万兵马还可以像攻下涿州一样攻下析津府不成?数月前,大周枢密使杨俊率数十万兵马进攻析津府,其结果是兵败身死名裂,难道这帮叛军便一点也不感到惧怕么?
????无论如何,既然他们来了,那么便只能亲自剿灭这群叛军了。死点人也没什么,事后找大周朝廷再敲一笔银子便是,反正自己是不会吃亏的。于是乎韩德遂立刻下令为守城做准备,关闭城门出入,调动城中兵马,搬运守城物资在城头,做好迎战的准备。虽然对方只有三万人,明显是来送死的。但是作为一名老成持重的领军之将,韩德遂不会轻视任何对手,该准备的所有准备工作都全部准备到位,丝毫也不马虎。
????今晚,当从西京大同来的一只数百辆运送物资粮食的车队抵达析津府之后,韩德遂的心中便更有底了。因为皇上耶律宗元正率五十万大军攻入东京道和女真人作战,所有的物资和粮食都要运往那边的战场,所有的资源都要往主战场倾斜,所以析津府中的粮食物资其实并不充足。几只运送赔偿物资的车队经过析津府时,韩德遂确实扣留了一部分物资,但他并不能大肆的截留,因为毕竟主战场在东京道,自己没有理由截留这些物资。只是截留数车,都需要找些理由,不然便有惹怒耶律宗元之嫌。但今日可谓是天随人愿,大周叛军攻城而来,自己要与之作战了,这几百辆大车的物资便有充足的理由截留了。因为自己也需要这些东西。
????有了这几百辆车的物资,本就稳操胜券的守城战更是不必担心了。自己根本不用着急,可以跟这些叛军慢慢的耗着,活活将他们拖死。自己也用不着急着歼灭他们,反正在析津府闲的也挺无聊的,这帮人跑来攻城,自己便当是闲极无聊的娱乐,陪他们慢慢的玩便是。仗打的越久,将来功劳便越大,越可以说这是一场艰苦的战斗。免得将来辽阳府战事结束之后,那些参战的将领们在自己面前趾高气扬。
????若不是因为今晚战事便要爆发,韩德遂都要亲自去见一见押车而来的那位叫萧全的西京来的副将了,自己要好好的褒奖他几句,他来的太及时了,简直是自己的福星。
????韩德遂根据斥候情报知道,今晚对方将兵临城下。他也做好了准备。不过他以为对方应该在明日发动进攻,但是,他没想到对方居然都不喘口气,便立刻发动了攻城作战,仿佛这座城池他们唾手可得一般。仿佛他们来这里便可以轻松的攻入城池,在析津府过夜一般。这是对自己的蔑视和轻慢,这群叛军也太狂妄了些。今晚这一战必须给予痛击,但也不能将他们打的太惨,吓跑了他们。总之要打的很有技巧才是。
????……
????“大王,那旗杆上的好像是……宗泽将军呢,这……这可如何是好?”城楼上,韩德遂身旁的将领们认出了那旗杆上正张牙舞爪大声求救的人。
????韩德遂面色铁青的原因便是因为此事。自己最器重,最寄予厚望的儿子韩宗泽率两万兵马驻守在涿州城。城池陷落之后,逃回来的辽兵早已将韩宗泽被擒获的消息禀报给了韩德遂。韩德遂听完禀报是又气恼又愤恨。
????自己最器重的儿子韩宗泽,平日谈到领军作战时,嘴巴里冒出的之乎者也,各种战例简直如数家珍,口绽莲花滔滔不绝头头是道。自己本以为自己这个儿子满腹兵书,前途不可限量。将来青出于蓝胜于蓝,比自己成就更大。但谁能想到,一次简单的守城之战,两万守军对三万攻城之敌,便是手下任何一名将领去守城,也不至于坚持不到一个时辰便被攻克。更气恼的是,韩宗泽愚蠢到在城破之后还自不量力要夺回,还将自己置于险境,被对手活捉。这简直太可笑,太愚蠢了。
????当对方攻城兵马将韩宗泽绑在旗杆上高高挑起在半空中的时候,韩德遂便认出了那是他那个愚蠢的让自己丢脸的纸上谈兵夸夸其谈的儿子。所以他原本轻松的脸上才显得愤怒而阴沉。
????韩宗泽被绑在旗杆上,像是一只黏在蛛网上的苍蝇,四肢不断的挥舞着,大声的呼救挣扎着。
????“韩德遂,瞧瞧这是谁?这是的爱子韩宗泽。你若想救他,便出来谈一谈。我们有个建议,你若是能答应,便放了你的儿子活命。不然,你儿子怕是要没命。”城下方阵内,有人高声喊叫道。
????韩宗泽既然是韩德遂的爱子,那么这个棋子自然是要利用一下。所谓的谈一谈之类的话,其实不过是个借口罢了。真正的目的还是让对方投鼠忌器不敢放箭,在喊话的当口,攻城方阵已经又向城下推进了五十步,早已进入了城头箭支的打击范围。但是因为有旗杆上的韩宗泽在,城头守军都没敢放箭。那可是韩大王的儿子啊。
????城楼垛口旁,韩德遂脸上的肌肉颤抖着,牙齿咬得咯咯响。他看出了对方是吃准了自己会犹豫,所以利用韩宗泽当挡箭牌,利用己方的犹豫往前推进。弓箭的最佳打击范围和距离就在百步到城下这段距离,对方抵达城墙下方后反而是弓箭的死角,对方便避免了被箭雨射杀的最危险的攻城阶段,这对他们是大大有利的。他们吃准了这一点。
????“传我命令……放箭!”韩德遂冷声喝道。
????“大人,不可啊。宗泽将军在他们手上,箭支不长眼睛,这乱箭射下,万一伤了宗泽将军,那可如何是好?”一旁的将领忙叫道。
????“是啊,爹爹,五弟在他们手里啊。”韩德遂的二儿子韩宗昌也急忙进言道。
????韩德遂面色铁青,伸出手来冷声喝道:“拿弓来。”
????“这……”韩宗昌犹豫了一下,韩德遂厉声喝道:“拿来!”
????韩宗昌忙将手中弓箭递过去,韩德遂接过弓来,弯弓搭箭对准了城下那旗杆上正大呼求救的韩宗泽的身体,脸上肌肉抽搐抖动着,口中低声道:“宗泽,莫怪爹爹。国事为重,爹爹不得不牺牲你了。爹爹不可能因为你而和敌人妥协,也不可能因为你受他们胁迫。怪只怪,你自己太不小心,怎可为人所擒?你若怪爹爹心狠,爹爹也没法子了。”
????说着话,韩德遂弯弓如满月,手一松,一只羽箭宛如流星一般激射而出。在城头众将的惊呼声中,那支箭正中韩宗泽的胸口,贯穿而入。虽然相隔百步,但似乎都能听到那弓箭破入血肉的恐怖声音,似乎都能看到韩宗泽胸口迸出的血花来。韩宗泽的身子随着这箭支的贯穿猛然抖动了一下,不可思议的抬头向着城头方向看来。即便远隔百步,但那目光却宛如利剑一般穿透黑夜的混沌,落在城头众人的身上,让人不寒而栗。下一刻,韩宗泽大吼一声,头颅和手脚垂下,像个旗杆上的稻草人一般再也没有任何的动作了。
????“放箭!”韩德遂老泪纵横,大声吼叫道。